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

工作


好孬?
選擇「棄權」
因為僥倖而不能大意嗎?

他跟我說「若把此事當樂趣而不是工作,我會做得更好,更有機會突破窘境...」
畢竟要被認同是件不容易的事,是吧!

他忙於工作,ㄧ週兩天晚歸,現階段他還是希望我以「家」為重,畢竟女兒還小而另一個正處叛逆期。
「婚姻」「家庭」「工作」早在十三年前已經狠下心做了抉擇。
前幾天,學妹跟我說,她曾跟孩子說「若不是為了你,現在年薪也是百萬」或許得與失之間很爭扎,但是在失的部分也許換回更多的無價,是嗎?

若不是他的堅持,我想應該要去試試,至少了了一樁事,無論如何有大家的支持與認同,還是有機會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